“富不过三代?那是你们凡人的规则。”赫胥黎家族淡淡地说。

来源:互联网

  阿道司·赫胥黎从小天赋异禀,毕业于英国最精英的贵族学校伊顿公学。

  

  阿道司·赫胥黎一生发表小说、戏剧、散文无数,不过奠定其一代宗师地位的主要是这本小说。

  

  直到现在,依然有无数人恨不得把《美丽新世界》捧到天上去,这是一本怎样的奇书呢?

  首先,这是一本科幻小说,更重要的是这是一本真正意义上生命科学的硬科幻小说,书中成功预言了辅助生育技术。单凭这一点,这本书就足以位列人类史上最优秀科幻小说之列了。

  然后,这书还是本非常优秀的政治讽刺小说,位列二十世纪反乌托邦三部曲之一,基本上没读过这本书你都不好意思跟人说你懂政治。

  我们至今仍能在大量未来题材的艺术作品里看到《美丽新世界》的影子。

  

  还没完,这本书还包含着许多哲理思辨,对此书最普遍的形容是“乍一看天马行空毫无道理,但仔细想想却无法反驳。”尤其是其中对科技主义的反思几乎影响了一整代西方人。这又让阿道司·赫胥黎成了英国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家之一。

  阿道司·赫胥黎一生七度被提名诺贝尔奖,只可惜一直未能如愿,而弥补这份缺憾的则是赫胥黎家族的第三个牛人:

  

  安德鲁·赫胥黎也是托马斯·赫胥黎的孙子,阿道司·赫胥黎同父异母的弟弟(虽然两人相差23岁,然而阿道司上面还有好几个哥哥姐姐,安德鲁下面据说也还有弟弟妹妹,他们爹是一匹怎样的大种马啊……)

  说起来还蛮尴尬的, 赫胥黎这个靠宣传进化论发家,根正苗红的生命科学望族,居然还从没出过特别牛逼的生物学家,阿道司很有名,但他是文学家,托马斯是个科学家,但他的成名却和他本人的研究没太大关系。到了安德鲁这里,这个家族总算是圆满了。

  

  1939年,安德鲁·赫胥黎遇到了他一生最重要的导师兼搭(ji)档(you) ,阿兰·霍奇金。

  

  当时,神经科学正逐渐步入正轨,很多人都相信神经活动当中存在电活动,只是都苦于无法做实验证实,毕竟神经细胞太细小了,而当时的技术根本无法制作出那么微小的电极。

  但是安德鲁·赫胥黎和霍奇金则想到了一种绕开技术限制的方法,他们遍寻自然界,找来了世间最大条的神经,枪乌贼的巨大轴突,这种神经细胞比一般的神经细胞足足粗上了50倍。

  这下一切困难都迎刃而解了,他们很快就有了非常重大的突破,眼看诺贝尔奖已经在向他们招手。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

  小命都快不保了,谁还在意你的研究呢?他和霍奇金被政府勒令中断其研究,转而去给军队研发武器。

  

  这么有前途的研究被打断,让他俩很是怨念,不过“幸好”打断他们的是“世界大战”,全世界的科研活动基本都停摆了,一时倒也没什么人跟他们抢成果。

  所以他俩还真就尽职尽责地在军队里干了五年,帮忙为英军开发出了一种扭转战局的秘密武器(我偏不告诉你这秘密武器是啥)。

  战争一结束,两人就迫不及待地回到剑桥大学重新拾起他们的研究,在战后的一片废墟上重建实验室并非易事,他俩花了将近六年才做完当年未竟的研究。就这样,安德鲁·赫胥黎和阿兰·霍奇金成了历史上最早记录到神经电活动的科学家,因而成为了 电生理学的开山祖师。

  1962年,他俩因为对神经科学研究的贡献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及医学奖。

  

  100年前,赫胥黎家族推动了现代生命科学的降临,100年后,赫胥黎家族又开创了现代神经科学。

  安德鲁·赫胥黎达到了赫胥黎家族在学术上的最高成就,但是赫胥黎家族的故事到这里还没有完结。安德鲁·赫胥黎,阿兰·霍奇金以及同时代的约翰·艾尔克斯(此人与他俩分享了同一届的诺贝尔奖)等人奠定了现代神经科学的基础,他们自然也成了今天几乎全世界所有神经科学家的“种子”,桃李遍布世界,其中不乏诺贝尔奖得主或同级别的学术大触。

  

  更不朽的是他们的理论。他们提出的 霍奇金-赫胥黎模型至今依然是神经科学的基石,甚至是生命科学中很少见的迄今都没有出现过例外的定律之一,而他们创造的 “离子通道”假说和 神经电生理技术更是直接催生了两届诺贝尔奖得主。可以说——

  如今神经科学的一切工作都建立在他们奠定的基础之上。

  在今天,赫胥黎家族的直系后裔已经离开了生命科学领域,但是他们留给后世的思想与教诲,却已经让赫胥黎家族的精神化作了万丈高楼的支柱,撑起了现代生命科学,今天就说到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