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购,这里有你洪荒之力也看不透的黑幕

来源:互联网

  打开自己的朋友圈,或多或少总有那么一两位“友人”在卖力地做着代购生意,小到化妆品,大到奢侈品包袋,刷到你烦但又忍不住看两眼。除此之外,像淘宝一样的很多购物网站也搞起代购生意,“正品与低价”是其被青睐的原因。但当你从某代购那仅用了1088元就买到了标价7600的某奢侈品牌子的高跟鞋,难道你的心中除了喜悦就没有掠过一丝疑惑吗?随着海淘的火热,代购早已不再是“代替你去购买”这么简单,在它背后一条灰色的产业链正在逐步庞大。

  1、代购口头禅,多半逗你玩

  前段时间,刘女士通过朋友圈代购入手一款包袋,卖家号称美国直邮,包装内附有购物小票,还信誓旦旦地表示“接受国内专柜验货”。收到包后,刘女士到当地该品牌专卖店要求验货,没想到店员直接拒绝并称“我们作为普通店员,没有权限认证商品真伪。此外国内外发售包的型号也不同,国内的专柜很难去评判国外销售的产品。”消费者常常被“绝对正品”“支持验货”“假一罚十”“货源充足”等代购口头禅所吸引,然而仔细想想,很多奢侈品商品与奶粉、药品一样都是限量发售,货源如果充足,本身就很值得怀疑。而“厂家拿货”则更是可笑,以韩国代购为例,据了解所有在韩国有专柜和品牌的护肤品,都不可能以厂家名义给任何个人、私企供货。因为他们要保护自己的专柜定价和产品信誉,也因为这些畅销产品经常断货,根本不需要直销。所以,代购的口头禅往往只是逗你玩。

  除了上述口头禅,代购行业往往有一些看起来很高深的“专业术语”。以代购爆款Air Jordan鞋为例,某代购卖家透露:很多代购打着“厂货”的名义出售价格较低的鞋,其实“厂货”已经被无良代购用烂了,真正的“厂货”是指真正的样鞋或者工人从流水线上顺出来的“老鼠货”,而那些打折“厂货”的低价鞋往往是组装鞋或裁片鞋(只有鞋标真或原材料与正品接近),而这类货源往往集中在广东和福建。作为限量产品,AJ鞋本来就价高也数量有限。如果越是这种大牌,价格越是便宜,那你就要想清楚,不做假货,价格不可能那么低!

  2、被“攻陷“的留学生和海外亲友代购

  在调查中,韩女士向我们透露了一件“趣“事:她朋友圈里两位自称姐姐在俄罗斯做代购的好友,发布的“俄罗斯法国超市代购现场”照片一模一样。她不仅想到难道两位互不相识、年龄相差近20岁的人拥有同一个“姐姐”?其实,很多代购并没有所谓在外国上学、工作的亲友,他们发的产品和现场照片都是代购商户提供的,每卖出一件商品他们都能从中获得 “提成”,谎称是自己国外亲戚代购也是为了提高可信度,吸引好友购买。然而除此之外,更令人意外的是一些我们身边熟悉的在做海外代购的留学生和定居海外的亲友,也悄悄被自称销售代理的假货商所攻陷!

  景怡是韩国庆熙大学的留学生,同时她也运营着自己的淘宝店和朋友圈,她小店里的产品都是自己以消费者的身份去韩国专柜采购,数量虽然不多但都是正品,所以信誉和评价都很高。然而正是因为这样,景怡常常收到一些代理商的“合作“邀请,代理声称“专门从事加工”,暗示以低价提供热门品牌护肤品的仿品。其劝说景怡这样做直邮没有优势,他们的样品绝对与正品无差别。据代理说,仿品分为两种,第一种是高仿,色泽、味道、浓度一比一调配;第二种是罐装,用回收的正品包装再次装瓶。景怡说,这些代理都会强调“淘宝上这个产品80%卖家都和代理有合作,1000个人最多两三个看出差别,很多人没用过真的怎么分得出假的?没人会做亏本生意,不做假货,怎么可能做低价?”代理的话表明发生在景怡身上的绝对不是个例,这是这个行业的潜规则。

  真正的正品代购,并非是人们想象的暴利。之前全智贤同款的某品牌高跟鞋,在英国官网上原价是375磅。如果一个英国卖家从官网买下寄到国内,算上邮费成本大约是380磅。最终卖给国内消费者的价格大概在人民币4250元,利润也就250元到300元左右。而做仿品的利润究竟有多高?以某热门品牌气垫BB霜为例,专柜正品价格为358元,而批发1000个仿品的话,每个只要25元,“淘宝可以卖到每个160元”。如此高的利润让很多真正做代购的人不得不接受这个行业的潜规则。

  3、灰色产业:从国内造假到出国洗白

  店主购自原产地的纯正“洋货”,附带购物小票和出进口海关凭证寄回来,蔚然成风的海外代购看似无懈可击。其实那些用来保真“洋血统”的证明,都不难伪造,海外代购已形成一条从产品造假,到发货“洗白”,再到转包“分销”的灰色产业链。

  产品造假早已难不倒这些“假代购“。除了景怡提到的化妆品代理商通过高仿和回收正品包装造假,从事澳代的粒粒说很多标榜海外奶粉代购的商家都在一些网络批发市场低价“进货”。 曾经有此类商家不止一次找其洽谈,表示愿意“高价回购国外品牌奶粉罐”,一个空奶粉罐能卖10元,粒粒说这些罐子拿回去装假货的可能性极高。

  除了产品,我们还咨询了淘宝某销售票据打印机的店主,该店主称“网上有许多制作购物小票模板的免费软件,只要能用软件造出来,机子就可以打出来。”为了节省时间,小票生产厂家会根据市场上最火热的产品来制作模版。韩国的护肤品小票与美国的大牌箱包小票都很畅销。根据这些模版,小票上的产品编号可以与产品保持一致。只要你能提供包上的编号,小票上就能打印同样的编号,而且购物小票在过关时不受影响。

  造假之后,第二个环节是发货,在这个环节,大量国内制造的假货经出国“镀金”,再回流“洗白”。镀金的最简单方法是邮寄空箱子伪造物流凭证, 景怡说她身边一些同学就在靠帮人寄箱子赚外快。除了邮寄空箱子,景怡说还有一些代理要求转寄合作:先在国内大批量造假,再一批批运出去,然后从国外邮回来,就有了海外发货凭证和入境证明。反正假货成本低,邮费均摊,洗白很简单,利润很可观。同时,在奢侈品行业有很多高仿品都是用这个方法“洗白”。奢侈品单个进价动辄上万,不少小卖家没有足够的资金囤货,就在客户下单后从别家低价购入仿品,寄到国外后再直邮客户,据相关人员透露,每年与海外的“合作”不少,很多高仿包坐着飞机去了国外,贴上‘代购’标签再飞回来,身价就翻了几十倍。

  海淘有风险,代购水更深。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卖家提醒热衷代购的消费者们:“海外代购水太深了,骗人伎俩层出不穷,你永远无法要求商家的良心,只能管住自己图便宜的念头。”所以纵使你有洪荒之力,也需要在深水的代购里学会辨别真假,谨防被假货透支了信用卡,也千万别被看似靠谱的代购透支了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