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年前的世家 现在的闹市区

来源:互联网

  三月春暖花开,我走到两百多年前曹老诞生的江宁织造署原址——江宁织造博物馆门口。

  我这次邀请的客人,正是曹老。说是客人倒也不完全正确,两百年前他才是这里的主人,在这里度过了十几年衣食无忧的时光,而这时的富贵却是日后他难以企及的。

  而现在这占地面积1.87万平方米的博物馆,却不及当时江宁织造府的四分之一大。有学者认为,旧址为东起利济巷,西至碑亭巷,南至科巷,北达长江路。

  根据1984年南京考古学家的发现,专家论证此处是江宁织造府西花园遗址。后来也有人说这里是江宁制造署(也就是办公地)、江宁织造局(丝织品的生产地)。

  而时隔两百年,这周边已经大变样。

  乾隆十六年(1751年),江宁织造府被改建为江宁行宫,为皇帝南巡驻跸所用。而这也影响了两百年后这里的地名——大行宫站。由于地处繁华市区,又是地铁换乘站,大行宫周边有很大的人流,成了南京市标志性地点。

  如果曹老从上往下俯瞰,会发现原有的江宁织造府的范围被打散成各个不同的重要建筑物。在博物馆东边、与其有一条太平北路之隔的,是文化和现代气息融合的南京图书馆,高大的落地窗透进来暖暖的阳光,却隔开了纷繁的世界。在这个空间中,多数人低头看的不是手机而是书。

  而这座图书馆的南北两边,晒的正是南京的热闹。南边的新世纪广场,白天闪亮着珠宝城的光彩,科巷里总是不乏吃货的影子; 北边的1912街区,晚上,这些民国建筑里,男男女女的视觉、味觉感官都活跃了起来。

  博物馆的北边,一条长江路东西横贯,恰如一条项链,串起了毗卢寺、梅园新村纪念馆、六朝博物馆、总统府等文化景点,见证几度兴衰沉浮。

  南京身上饱含的历史文化名城的气息,囊括了六朝的烟水气、明清的江南烟雨气、民国的西洋气等,凝聚成丰富而迷人的文化内涵和从容不迫的文化气质。它们交汇在南京的大街小巷,碰撞出南京的独特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