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韩情报合作:进展与困顿

来源:互联网
原标题:美日韩情报合作:进展与困顿

  近年来,为夯实与日韩的同盟关系,美国大力推动美日韩情报合作朝着制度化、深层次方向迈进,希望通过发挥情报合作的黏合剂效应,推动三国安全同盟建设。

  情报合作机制常态化。美韩、美日先后于1987年和2007年签署了《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明确了相关保密事项,为双边情报交换提供了基础。《日美防卫合作指导方针》是日美双边关系的纲领性文件,其中就有在日美安保体制下建立“情报共享机制”的相关表述;2006年美日签署《地理空间情报合作官方档》,就两国共享有关他国的地理空间情报达成一致。根据2011年的《军事情报交流协议》,美韩建立了“军事情报统合处理体系”,全面共享有关朝鲜的各种军事情报。由于历史原因,日韩暂时尚无直接进行情报交流的制度安排,2012年双方曾试图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但最终未能成功。2014年底美日韩签署了《韩美日关于朝鲜核与导弹威胁的情报交流协议》。根据协议,韩美日可以通过口头、电子、文书等形式共享、互换军事情报,但韩日不直接进行情报交换,而是以美国国防部为中转。基于此,三国事实上已经形成了共享情报的基本架构,这为进一步强化三角安全合作机制提供了支撑。

  情报合作形式多样化。直接的情报交换方面,反导情报以及关于中朝的军事情报是重点,三国会分工协作,及时共享反导预警数据,通报中国海军舰只在太平洋的活动情况,以及朝鲜核设施和导弹基地的卫星照片和相关部队的无线电通联情报。在情报设备技术转让方面,美国已经在日本部署了2套X波段预警雷达系统,并同韩国达成协议,要在韩部署配备该雷达的“萨德”反导系统。该雷达系统可对2000多公里外的目标进行判别侦测,还能精准识别敌方导弹放出的反拦截诱饵弹。同时,美国还通过转让Link16战术数据链和“宙斯盾”反导系统,与日韩建立起了顺畅的反导情报交流渠道。此外,在人员交流方面,2015年10月,美日韩举行了首次防卫课长级安全磋商,就朝鲜核与导弹开发问题交换了信息,还就改善三国情报共享机制事宜交换了意见。

  情报合作动机功利化。美加强与日韩情报合作,可以以前沿存在的方式,以较低成本对亚太地区实施有效侦察监视。日本通过这个合作机制,可以更快捷地获得关于朝鲜导弹和中国海军的情报,同时在无需作出更多实质让步的前提下,缓和同韩国的关系。处于朝鲜火力覆盖范围内的韩国,也需要通过与美日合作,获取先进的侦察技术和及时的预警情报,提升自身安全系数。虽然各有算盘,但三方合作意向明确,美日韩联手在西太平洋织造了一张强大“谍网”。

  情报合作前景有待观察。三国合作体系中,美国处于主导地位,希望情报合作成为左右日韩军事、外交政策的手段,但并不愿将所获取的情报向日韩全部敞开,而日韩为牵制美国、谋求同盟关系中的平等地位,也不会将获取的情报向美国完全公开。彼此之间的猜忌,限制了三国情报合作的水准。同时,频发的泄密事件也给三国情报合作增添了阴影。2005年,韩国发生了重大泄密案,致使韩美针对朝鲜的《5029作战计划》曝光;2006年和2007年日本海上自卫队连续发生两起泄密案,致使“朝雪”号驱逐舰参数以及“宙斯盾”舰载雷达资料等重大机密泄露。这都使三国在开展情报深度共享时心存疑虑。此外,历史问题也严重制约着日韩的情报合作。2012年6月29日,韩国政府不经国会同意,直接宣布与日本签署《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韩政府被迫在预定的协定签署当日宣布放弃签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