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讯通扣费千年缺乏应有常识

来源:互联网

  校讯通扣费千年,幽默着谁的幽默。近日,深圳市民杨女士反映,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移动通讯公司多年来一直在扣她的校讯通费,更可气的是,她还从未享受过相关信息服务。(8月11日人民网)

  校讯通,当是方便学校与学生家长之间联系的一种通讯方式。是否开通校讯通业务,取决于家长自愿,因为其费用要由家长自行支付。一般情况是,自己的孩子在学校读几年书,就通过学校开通几年的校讯通业务。学生毕业后,相应的校讯通业务也由学校作相应的调整取消。

  如此简单的事情,在一些地方却并不如此简单。比如在深圳,杨女士就反映,自己从未开通过校讯通业务却被悄悄扣费,每个月10元的费用4年下来扣费近500块钱,损失了也就算了。但令杨女士感到诡异的是,校讯通竟然要被扣费到2999年2月31日,且移动通讯公司声称无权取消该项业务。

  梳理此次事件,我们不难发现,在杨女士被开通校讯通业务上学校与移动公司难辞其咎。至少,疑点多多。杨女士称自己不知情,因此也就不能称作自愿开通校讯通业务,因孩子在幼儿园上学姑且将其称作“被开通校园通业务”。此其一。

  替杨女士开通校讯通业务的是远在南山区的城市印象幼儿园,而并非孩子曾经上过学的福田区天安红黄蓝幼儿园,按“属地管辖”、片区就读等诸多原则推论,怎么也轮不到由辖区外的幼儿园替杨女士办理校讯通业务。此其二。

  幼儿园学制大多3年,也就是说超过3年时间校讯通业务早就该由学校调整取消了,但杨女士却因该校讯通被扣了整整4年的费用,说明南山区城市印象幼儿园在“超限”情况下仍未予以调整取消。此前,购买校讯通服务的学校与运营商之间达成协议,合作合同一年一签。此其三。

  杨女士“被开通校讯通业务”的开始时间是2013年1月23日,较其孩子上幼儿园的时间提前8个月。不知是什么原因所致。此其四。

  更为荒唐的是,杨女士校讯通的扣费截止时间为2999年12月31日。也就是说杨女士的孩子已虚拟在南山区城市印象幼儿园上学4年,并将在该幼儿园继续上学982年。杨女士发现被开通校讯通业务后,申明孩子已上小学二年级提出取消该项业务,但移动公司工作人员以无权取消只能向上反映为由,搪塞了杨女士。明明校讯通不可能扣费千年,但为什么却闹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呢?

  校讯通扣费千年,虽然不能断然将其称之为“恶作剧”,但至少可以善意地将其称之为“误操作”。“恶作剧”系故意为之,“误操作”系非故意为之。但无论居于何者,至少都可看作是因工作人员缺乏经验与常识的结果。即便不能将其称作背叛经验与常识。如此结果,不说无聊至少也可称上无知。

  校讯通的开通,学校与运营商之间不是说一定存在着利益链条,但这种利益链条无论存在与否都决不能以牺牲消费者的利益为代价。否则,任何过火、过度的行为都必然会招来与之相对应的过火或者过度的后果。校讯通扣费千年,就是如此条件下的如此后果。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解铃还需系铃人,谁为杨女士系的铃,谁才最有可能最终为杨女士解铃。但我们更企盼,我们的生活和工作因此更多一些常识,更多一些精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