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90后画家:听力受损阻挡不了北漂画画路

来源:互联网

  一名90后在短短5年时间里,创作了150余幅油画作品,在北京、甘肃等地成功举办多次展览,作品在专业刊物上登载介绍,引起业界关注。

  这个年轻人叫牛浩东。

  北京西四环外的一个画室里,一幅幅油画和一些杂物随意地堆放着,画室的中央,摆放着几个木质的油画架,屋里略显凌乱。这就是牛浩东画画的地方。

  生于甘肃定西,年幼时由于药物过敏,听力受损,牛浩东随父母四处求医,饱受痛苦,但却因此与绘画结缘。

  6岁起,牛浩东就被父亲送到一家培训机构学画,开启了学画之路。学画不久,老师就发现这个听力和语言不好的孩子,在绘画上有很高的悟性。“同班的孩子在涂鸦,他已经是在画画,经常得高分,画被贴到墙上示范”。

  接触色彩后,牛浩东总会画出与其他孩子不一样的颜色。后来,老师向牛浩东的父亲讲,孩子的天赋很好,尤其是色彩感觉,希望坚持下去。“或许,我一生的路就是这么定下来的。”牛浩东笑着说。

  学画是条艰辛路,随着学习的深入,困难接踵而至。“什么透视、感觉、虚实、调子,开始的经验靠不住,经常陷入迷茫。”但牛浩东从不气馁,他认真地领悟,不懈地探索,终于摸索出了攻克绘画难关的方法。

  老师做示范时,牛浩东就用心观察笔法,体会其中的“味道”,这样,就慢慢领悟到作画的真谛。虽说不会如此简单,但牛浩东的进步确实很快,考高中时,他的专业成绩在兰州一家小有名气的艺术类高中名列第一。

  牛浩东的困难其实远不止绘画。由于听力的原因,他的文化课一直跟不上,这种情况延续到高考。高考文化课成绩不好,他名落孙山,失去了在一流艺术院校学习的机会。可牛浩东对艺术的追求依然执着,几经周折,最终进入一所北京的民办大学,开始了油画学习。

  大学毕业后,牛浩东面临又一个人生的艰难选择。考虑到自身情况,他想着回甘肃,在亲人身边生活,“毕竟生活压力小一些”。可考虑到事业发展和艺术追求,牛浩东最后还是听从了父亲的建议,“待在北京闯一闯,那里有更大的天地”。  

  然而,刚留在北京的那段时间,牛浩东备感压力。在“都市的荒野”里孤独求艺,很长一段时间里,画画占据了他全部的生活,甚至做梦的时候,都把自己置身在三维空间里,醒来之后赶紧记录下灵感。那一年冬天,因为画室没有暖气,他脚上还生了冻疮。

  作为一名油画作者,牛浩东崇尚西方油画,尊重油画本体语言,尤其喜欢印象派。他说,正是对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的研习,使自己理解了油画的情感表达,从而摆脱了多年学校形成的程式和套路,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已的创作之路。

  牛浩东对色彩有特别的理解和驾驭能力,往往能够在复杂的变化中把握最适合情感表达和事物属性的色彩。在一幅叫《大漠古楼》的作品中,他用略显单一的色彩,成功地表现了大漠边城特有的那种风沙弥漫、日暮昏黄的感觉,令人叫绝。

  他的很多作品的表达甚至超越了他的年龄和阅历。油画《陕北老人》,人物饱经风霜的模样,倔犟坚毅的神情,完全是沉淀在中国农民骨子里的东西,按说这是城市里生长的他不可能触摸到的,可牛浩东凭着独特的直觉,刻画得独具味道。

  对艺术保持着纯真的追求,牛浩东对每幅画都倾注感情,每次创作都寻求变化,每个系列中每一幅作品都给人不同的感受:《荷塘》系列的清新灵动,《大海》系列的诚挚热烈,《陇中》系列的朴实通透,《祁连》系列的雄伟壮丽,都表现了他对艺术的不懈追求与探索。

  “油画打开了我生命中的另一扇窗。”如今,牛浩东还经常伫立在画室中央,任凭手中的画笔肆意飞舞。每次画画,他都全身心投入,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尽情享受那种酣畅淋漓的表达”。(马富春 章正)